两岸关係:「合理的进程」与「改进之意图」

  《中华民国九十九年感思》六之二

  中华民国迈向一百年,可为中华民国增加许多含义。台湾干流社会该怎么看待中华民国?台独人士对中华民国的见地是否照常?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中华民国的观念该不该调整改动?

  中华民国的境况受两岸形式的限制,中华民国的治乱也受两岸互动的影响,但中华民国的成就与含义却亦有一大部分建立在两岸的竞合关係中;这些皆是本系列社论将测验评论的标题,明日起将有分论。至于今天本文要做的作业,则是欲将本报近二十年来对两岸互动所提出的一些考虑架构作一概略收拾出现,俾为后继评论的参照。

  咱们以为,两岸关係近年来的最大改动,是由「意图论」,转变成「进程论」。「意图论」就是咬定一致或独立之「意图」,遂致为了意图而不吝採取恶劣的手法,乃至诉诸武力;相对而言,「进程论」就是下降「意图」的凸显性,着重以合理化的进程来累积完成意图之条件,甚且因而批改或改进意图。二○○五年,连胡会标举的「平和开展」架构,即可看成是为「进程论」敲了定音锤;两岸皆应留意,「平和开展」这个概念已与「平和一致」之「意图论」有极重要的差异。

  至于两岸应当怎么处理双方互动的「进程」,咱们从条件出「筷子理论」。一双筷子不能绑在一同(一致),若绑在一同筷子就失掉功用;也不能两只筷子分隔两处(独立),分隔了也失掉功用。一双操作中的筷子,其功用建立在有些当地合,有些当地分。準此以论,直航或ECFA皆是「合」,而现在两岸在政治上的必要区隔则是「分」。这也是海峡两岸与东西德最大差异之处,咱们曾指出:柏林围墙既倒,东西德有必要当即面临;但一衣带水的台湾海峡却是「可分可合」的「两可介面」,遂满足了「平和开展」的机会。

  欲使两岸保持「筷子理论」的互动,其条件是有必要供认政治现状及保护政治现状;由于,否定现状是「意图论」的战略,「进程论」则有必要建立在现状上。由此而引申出来的观念是「杯子理论」。台湾若是水,中华民国则是杯子;杯在水在,杯破即须面临一摊覆水。北京当局从二十年前建议「中华民国现已消亡」,改版到今天的「保持现状」,即可说是领悟到「杯水合体」才是保护两岸关係平和开展的要诀。若没有中华民国这只「杯子」,两岸关係的不确定性及灾难性皆或许急遽升高;若没有中华民国这只「杯子」,两岸之间一切的「进程」皆失掉依託。

  再进一步谈「进程论」。所谓「平和开展」的「平和」二字,其实仍是「意图」,而非「进程」;欲达到「平和开展」(意图),在实践中即有必要考究「开展」(进程)。现在若要对两岸的终极关係设定一个「意图」,则此一「意图」也不应当以「谁吃掉谁」为「意图」;换句话说,此一意图之构成进程与意图之最终完成,皆有必要有足以召唤民意的内在。因而,若谓「平和开展」是意图,则「开展」既是进程又是内在。由于,不,就不或许有平和。咱们从前建议「一致公投」,可说便是将「平和开展」与「开展」结合而成的概念。

  当然,两岸既发动亲近的「互动」进程,终究会面临「意图」的问题。这或许是适当长远今后的课题,但若彻底没有「意图」的想像,就不或许保持合理的「进程」。此处能够提出的概念是「房顶理论」,此一概念并非本报所创制,但咱们以为或许是有朝一日面临「意图论」时的或许计划。此一计划的主体架构,是将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两个房间,「一个中国」则是在二者之上的房顶,亦便是「上位概念」或「第三概念」。「房顶理论」可视为「杯子理论」的延伸;无「杯子理论」,即无「房顶理论」。例如,邦联便是房顶理论。而假使「房顶理论」可视为或许採行的「意图论说」,则此类意图似可视作「改进之意图」或「改进之意图」。

  前文曾说,中华民国的成就与含义有一大部分是建立在两岸的竞合关係之中;而更显露的说法则是,中华民国的兴衰存亡亦有一大部分寄託在两岸竞合关係之中。所以,对中华民国而言,正确及正面地处理两岸关係,诚为严重的国家战略。中华民国的干流社会应有此种认知,台独人士亦应有此种醒悟。

  据此以论,淡化「意图论」,着重「进程论」,应是两岸竞合互动的主轴思想。其实,合理化的「进程」,自身便是「意图」;倘能不断累积许多合理的「短程/中程」、「一部分/一方面」的「小意图」,最终就有或许逐步构成一个改进改进的终极「大意图」。反过来说,恶劣的「进程」,绝不或许生出仁慈之「意图」。「筷子理论」与「杯子理论」,便是两岸以「合理进程论」迈向「改进意图论」的首要凭藉;中华民国应善加掌握,中华人民共和国亦然。

  原载民国99(2010)年1月1日《联合报》第二版 

Copyright © 2002-2019 必发彩票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